2011-06-23

年輕人炒iPhone賺快錢 應肯定但須保持清醒

年輕人炒iPhone賺快錢 應肯定但須保持清醒
明報
6/23/2011


【明報專訊】3名中七生等待放榜期間,透過互聯網召集網民排隊購買iPhone,居然建立起一個炒賣iPhone賺快錢的模式,收入可觀。這3名青年朋友的做法,在衆多暑期工作之中,別樹一幟,反映他們有一定商業頭腦,也懂得掌握時機。


他們的賺錢故事,反映不少年輕人沉迷於上網、電子遊戲之際,還有部分年輕人積極進取的一面;若有更多年輕人展現商業頭腦,由搵快錢過渡到創實業、辦企業,創造更多就業機會,相信更是整體社會對年輕人的期望。
「3人組」vs.宅男宅女
積極取態值得肯定


Job Search 


迄今所知,3名年輕人賺快錢的模式,並無什麼獨得之秘,不外就是看準市場空檔、炒賣、賺差價。由於內地iPhone供不應求,他們召集網民排隊購買,網民對他們而言,只是人頭,以符合售賣iPhone商號登記買家身分證、每人只可購買一部iPhone的規定。


每個人頭獲50元佣金,他們則把iPhone拿到先達廣場,交給手機店,賺取差價,據知差價每部200多元,以每日可以炒賣24部iPhone計算,利潤約5000元,3人均分,每人每日可賺得約1600元,以暑期工作而言,甚為不俗。據知他們的「生意」已經持續約3星期,每日工作約兩小時,以時薪計算,就更可觀。


當然,他們要準備一筆開拔費,iPhone門市零售價5188,以每天炒賣24部計算,涉及約12萬元,雖然以信用卡過數,首天營運時,他們的信用卡要有足夠信用額,頭寸問題才解決。


另外,先達廣場收購iPhone的價格浮動,即是炒賣有風險,若市場逆轉,他們就有可能損手。


炒賣iPhone操作模式並不複雜,相信過去一段日子的營運,「3人組」已經駕輕就熟,根據本報記者觀察,發現他們除了透過上網召集購iPhone人頭,還在商號附近即席游說街頭市民,登記購買iPhone,除了顯示靈活變通,也反映他們的社交、溝通能力不俗。


所以,迄今為止,「3人組」炒賣iPhone利潤不俗,完全是他們看準市場,並努力營運的成果。


不少年輕人做暑期工,除了掙錢消費,許多時候是為了累積工作經驗,為日後正式投身社會鋪路。年輕人基於家庭背景不同,例如大老闆可以安排子孫輩到旗下企業體驗,即使由低層做起,對日後參與、接管生意,都是一種歷練;上述炒賣iPhone「3人組」,一些側重傳統價值的人,可能認為年輕人應該腳踏實地,對他們涉身炒賣,可能不以為然。不過,只要看到時下不少年輕人受電腦覊絆,成為電腦的奴隸,不分日夜地埋首打機、上網,足不出戶,只有網上世界,成為宅男宅女,生活態度萎靡、人生目標空虛,他們日後如何應對生活、工作和競爭,早為父母和有識之士的隱痛。


「3人組」認知事物和知行合一的表現,顯得較為正面積極。


炒賣iPhone「3人組」的表現,雖然難以說值得推廣與仿效,但是與一些取態消極的年輕人比較,「3人組」會獲得較多認同和肯定;不過,撇除傳統價值觀,「3人組」所折射時下年輕人的追求和心態,有一定普遍意義,值得討論。


年輕人要認知局限
以創造可持久事業為職志
首先,賺快錢,不應該受到道德責備,但要知道這並非可持續的模式。香港「炒業」鼎盛,炒樓、炒股,就算投資銀行內的金融精英,還不是以炒賣為業?「3人組」只是炒賣大潮下的滄海一粟。


不過,年輕人要認識到iPhone供求總有理順一日,所以,類如iPhone的炒賣,是不可持續的,說不定「3人組」的故事曝光之後,會惹來其他人仿效,這盤生意在惡性競爭之下,可能很快就會無利可圖。若「3人組」和整體社會都認識到炒賣只是一時一地的操作,辦實業、辦企業才是可大可久的生意,則此事會有更積極意義。


其次,「3人組」這一役,顯現了商業觸覺和頭腦,不過,他們若要投身商界發展,仍需更大、更多努力,努力吸收知識、充實自己,練好基本功,才有更大潛力發揮所長。所以,「3人組」賺了一些錢,若他們適度花用之餘,以之來進修,提升自己,為日後的人生打拼厚植力量,則這樣的態度和抉擇,更值得鼓勵和其他同輩學習。


我們相信,關於暑期工作,年輕人在認知、機會、際遇或選擇縱有不同,無論是炒賣iPhone「3人組」、賺取最低工資時薪的暑期工,甚或無私奉獻地參與義務社會工作,都會為年輕人的人生歷練添上一筆,成為他們人生歷程忘不了的一頁。時間在年輕人一邊,多動腦筋,多作嘗試,成固可喜,敗亦無妨,即使跌倒,也有足夠時間再起。年輕人,在這個暑假,放膽地闖蕩人生吧!

3名中七考生轉售白色iPhone月賺10萬 3人等放榜無嘢做 聘網民排隊出機

高考生排iPhone月賺10萬 3人等放榜「無嘢做」 聘網民出機轉售


明報 – 2011年6月23日星期四


本報記者昨在旺角先達廣場所見,不少水貨店仍以高價收購iPhone作招徠,現金收購白色iPhone價格約5400元。(何家達攝)


【明報專訊】iPhone和iPad在港有價有市,3名中七學生看準賺快錢機會,在高考後等放榜期間組成「排隊黨」,在網上和手機門市外招攬「排隊員」,每天早上花兩小時排隊購買約20部白色iPhone 4,然後到先達廣場轉售圖利。


3人扣除給予每個「排隊員」的50元佣金後,每部機約淨賺210元,每月可賺10萬元,每人分到3萬多元,創造近千元時薪的「筍工」。其中的李同學解釋,落力轉售iPhone全因為「放暑假無乜嘢做,咪賣iPhone賺少少錢」。


Bookstores 


周一至五「開工」 日排2小時
暑假將至,本報發現在網上討論區相繼出現不少自稱「筍工」的告示,吸引學生「應徵」,當中包括由中七生李同學與兩名朋友策劃的「高薪排隊員」,列明星期一至五「開工」,以50元半小時薪酬請人排隊代出iPhone或iPad。


記者以應徵者身分留言,獲李同學的朋友致電回覆,指由於電訊公司限制一張身分證只能出一手機,身邊親友的身分證已用過,故需「排隊員」陪同他們到電訊公司出機,排隊員不用上台或繳付任何月費,工作亦屬「一次性」。


記者昨早約8時前往李同學在中環的「工作」地點觀察,未有表露身分,發現有4、5個「排隊員」準時現身,不少是年輕人或上班族。李同學與兩名友人分批將他們帶往數碼通出機,過程只需約10分鐘,之後他們履行「承諾」,即場繳付每人佣金50元,其間李同學不忘提醒排隊員「可介紹親戚朋友再來幫忙」。


出機10分鐘 佣金50元
昨天適逢3號強風信號生效,出機人數不多,李同學與朋友為求多賺錢,不停在大雨下兜搭途人,連在港鐵站外派傳單的人亦不放過,即使風吹雨打、連番被拒,仍十分落力,有不少人以工作忙碌為由拒絕「協助」出機。


李同學其後向站在電訊公司旁的本報記者推介「筍工」,稱只需10分鐘便「有錢分」,並自我介紹,指自己在九龍城讀中七,讀書成績不佳,剛剛完成高考,「見未放榜放暑假無嘢做,咪賣iPhone賺少少錢」。


3人每日買24部iPhone
記者隨後答應代他出機,一同進店。電訊公司職員對李同學很熟悉,並笑言「近呢個月成日見到佢」。李同學說,iPhone市場價格穩定,即日轉手圖利風險較低,平均一部可賺200多元,「通常一日我哋3個人可以買到24部」,粗略估計每人日薪達1600元。


由於記者只是「陪買」角色,李同學需以自己的信用卡繳款5188元出機費,他有兩張信用卡,其中一張昨突出現「無效」情况,他立即轉用另一張,他估計是一天內使用信用卡次數太多,部分銀行不受理交易。


而若單以昨日計算,他在途人及排隊員協助下,於1.5小時內買到7部電話,刷卡共3萬多元。他又指此類手機產品一直有市場,「可能9月出iPhone 4S又可以再炒」。他們的「生意」約運作了20日。


在先達有收購iPhone產品的店主坦言,現時每天約收到近200部白色iPhone 4放售,不少屬剛開封的手機,「先達收購價」為5450元。


他說,每日有不少青年主動放機,相信暑假後會有更多人加入賣機行列,「出高少少價就有人幫手搵機回來,我自己都沒時間去排隊」。


明報記者 鄭穎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