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-11-11

31萬人料加薪4萬人飯碗難保 小學學歷 55歲以上男性 被炒高危

31萬人料加薪4萬人飯碗難保 小學學歷 55歲以上男性 被炒高危
 (明報)2010年11月11日 星期四

【明報專訊】經過近兩年時間籌備,首個最低工資法定時薪水平訂於28元,政府預計明年5月1日實施。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雖估計會有31.46萬名打工仔加薪,但因一些企業可能用裁員形式抵消部分額外薪酬開支,最後會有約4萬名打工仔被炒,就業不足率亦會上升;其中高危者屬勞動市場「最底層」的一成人,特徵包括:男性、55歲以上、小學及以下教育程度,逾半數人來自物業管理、保安、清潔    服務行業。

逾半高危者來自保安清潔業

政府昨公布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報告,預料最低時薪    28元實施後,全港僱主要額外支付約33億元薪酬,企業除了以裁員抵消這筆額外開支,亦會削減工時,料近20萬僱員減少工時,全年減少工時達3000萬小時。報告指部分人可能在非自願下被削工時,導致實得收入減少,就業不足率亦隨之上升。

Jobs Search

全港僱主額外支付33億薪酬

除了削減工時,報告亦點出最低工資可能帶來的影響,包括:

●僱主以兼職取代全職,部分僱員被迫轉為兼職,致收入不穩;

●僱員被削減附帶福利及花紅(尤其它們不包括在兼職員工的薪酬福利條件內);

●部分僱員被迫在不同地點擔任超過一份兼職;

●僱主可能會裁減時薪高於28元的僱員;

●減少膳食福利。

委員會的報告估計,落實最低工資後,企業會裁員、削減工時、加價、削減盈利等來抵消額外開支,委員會遂作出三項測試,帶出裁員人數、削減工時、加價的影響。

報告假定企業以裁員抵消「30%額外薪酬開支」推算,若最低時薪定於28元,將有約4萬名打工仔被裁。若按工會訴求,將最低時薪訂於33元,失業大軍人數將增加近一倍至8萬人。政府消息補充,報告假設30%額外薪酬開支將以裁員抵消,是參考持份者意見制訂,已屬於「最惡劣情况」。

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主席鄭若驊表示,28元最低時薪在企業及僱員之間取得平衡,也是委員會作出的「審慎決定」。但社聯行政總裁方敏生    批評,時薪28元難以養活家庭,無助改善21萬個就業貧窮戶的困境,認為訂於33元才合理。

據了解,政府正籌備配套計劃,以防失業大軍湧現,包括今年財政預算案通過撥款推行的「就業導航試驗計劃」,協助青少年、轉業中年人及殘疾人士就業,兩年內每人會獲得最高5000元津貼,計劃於年底推行。

勞工及福利局    長張建宗    表示,最低時薪定於28元,是相等於2009年第二季每小時工資中位數58.5元的48%,涵蓋僱員人數達31.46萬人,或佔全港僱員總數的11.3%(不包括政府僱員及留宿家庭傭工)。這批每小時將加薪至最少28元的31.46萬人中,六成是女性,四分之一是55歲及以上的年長僱員,近兩成屬兼職者。

三大低薪行業的受影響人數分佈,排首位的是物業管理、保安及清潔服務業,涵蓋人數達35.5%;第二個是飲食業,是19.8%;第三是零售業,是16.4%。估計最低時薪28元令相關僱員的工資平均增幅達16.9%,香港整體薪酬開支總額會增加33億元,較現時5383億元總薪酬支出增長0.6%。對上述低薪行業來說,增幅則達3.4%。

行政長官    發表聲明,指制訂最低工資是本屆政府一項重要勞工政策,是本港保障基層勞工權益的里程碑,希望附屬法例獲立法會    通過,如期明年5月1日實施。

明報記者

康怡凶宅也「瘋狂」 短炒賺54萬

康怡凶宅也「瘋狂」 短炒賺54萬
 (星島)2010年11月10日 星期三
(綜合報道)

(星島日報    報道)樓市受外圍經濟因素推動,交投氣氛火熱,市場筍盤見缺,炒家轉向「另類物業」埋手。消息指,鰂魚涌康怡花園    一個凶宅上周轉售,賣方在不足四個月內賺超過五十萬元,新買家亦「快刀斬亂麻」,再將物業加價八十多萬元,以貼市價的水平放售。市旺之下,連凶宅市道亦已「瘋狂」,有學者指出,樓市已達「水尾」,炒家唯有找尋投資成本較低的物業,希望「閃電式轉手」圖利。

新買家即加價88萬放售

市場人士透露,鰂魚涌康怡花園K座一個面積七百九十四方呎的凶宅單位,繼今年七月獲一名炒家斥資四百三十八萬元購入後,再於上周易手,作價四百九十二萬元,呎價近六千二百元,單位短短四個月內,帳面升值約五十四萬元。新買家於購入單位後,隨即再將單位加價八十八萬元,以五百八十萬元在市場上放售,呎價逾七千三百元,較買入價高出近一成八。

有區內地產代理表示,該屋苑內同類型而且景觀相若的單位,現時市價約售六百萬元左右。換言之,單位現叫價僅較市價低百分之三。代理又指,一般凶宅的成交價會比市價低兩成,但隨著近年樓市熾熱,加上人們對凶宅的接受程度上升,不少凶宅成交價與市價的差幅已經大大收窄到介乎一成至兩成之間,但上述低市價百分之三的叫價仍然相當進取,屬市場少見。不過,即使未能轉售,將單位放租亦為不錯的選擇。

消息更稱,該名新買家過去兩個多月內在區內密密睇樓,惟一直未能遇上筍盤,見上述單位叫價較低,主動跟業主議價,當時業主叫價五百一十萬元,經多次議價之後,業主態度軟化,願意減至四百九十二萬。

即使未轉手亦可出租

消息人士又指,促成上述交易的地產代理,曾多番提醒該名買家物業屬凶宅,更不斷向他推介區內其他單位,但該名買家認為單位售價便宜,最終仍然「扑槌」購入,起初更向代理聲稱有機會遷往該單位自住,但隨後就馬上將物業放盤。

據了解,案發於二○○六年九月中,當時一名年近五十歲,懷疑患有抑鬱症    的婦人,早上在上址的一個房間內攀窗墮樓,倒斃大廈對開花槽。

學者:炒凶宅屬「水尾」

Real Estate

經濟學者關焯照認為,連「另類物業」都成為短炒家目標,反映市場已經到達「水尾」地步,炒家炒無可炒,需要物色其他成本較低的物業。雖然凶宅都不獲銀行承按,但由於價錢較市價低,如果用作炒賣,在市場筍盤短缺之下,仍然有獲利空間,由此可見,現時投資者入市多以短線持有為目標,心態上都不敢長時間持貨。

關氏形容,凶宅炒賣是一種「市場病態」,九七年樓市狂熱的時候,亦曾有凶宅炒賣的情況出現,只是當時市場沒有留意。而月前市場錄得幾宗公屋、居屋的炒賣個案,亦是「水尾」的現象。